全國產業總工會 -- 「不能沒有你」映後座談
正在加載......
X
 
會員帳號 :
會員密碼 :
忘記密碼    加入會員
「不能沒有你」映後座談

勞工電影欣賞

 

《不能沒有你》映後座談

『每一張圖片,都可以是一部電影的第一個鏡頭』

 

▌文:全國產業總工會社運部 薛舜文

2009.12.17工會會務人員成長培力工作坊

 

 

兼具電影編劇、導演以及男主角的陳文彬先生在百忙之中受邀參與全產總針對工會會務人員舉辦的座談,衣著整潔且態度斯文,與電影中邋遢、一籌莫展的外型大相逕庭。

 

陳文彬表示,受過幾年的記者訓練,他明白每一個新聞事件的背後,都是社會結構中被忽視卻又確實存在的冰山一角,曾經在書中讀過導演溫德斯這麼說過:『每一張圖片,都可以是一部電影的第一個鏡頭』,他印象深刻但並沒有太多的感觸,由於他本身對新聞的需求,因此針對當時轟動台灣社會的『父親抱女兒跳天橋』事件前往高雄了解相關狀況,才對於『階級差異』這樣的認知有了新的想像,進而發展成一部電影,希望喚起電影觀看者對於社會的重新思考。

 

中產階級拘謹的生活態度,導致沈溺在『生活很累』的喃喃自語中,然而『不能沒有你』一片卻讓我感受到『生活再累,也請讓我們活著』的呼喊,擲地有聲且刻不容緩。這是一個讓人落淚而感動的故事,關於『底層』、關於『階級』、關於『貧窮』,但是陳文彬堅定的表示:『我們販賣的不是貧窮』他說『只是想把這個故事說好,想說一個平凡而溫暖的故事而已』。

 

『我找不到說故事的顏色』是這部電影以黑白呈現的原因,黑澤明也因為同樣的原因而產出幾個黑白的故事。然而沒有顏色卻更細緻的傳達出所有的味道,港都的魚腥味、雨季的潮溼、璞質的憤怒,而壓抑又沈重的社會底層的沈默,也在黑白畫映中輕易的被理解。在觀看這部電影之後,我明白每個故事都有他獨特的色彩,而這樣貼近生命、抵抗政策的情節,黑與白的確是最中肯的顏色。

 

想了解在這部電影是否在編導的過程中,預設特別想批判的部份,陳文彬表示並沒有特別想要批判的對象,而是想呈現整個體制的僵化,因為其曾經擔任國會助理一職,明白國會助理的工作就是電影中呈現的那樣,而社會上也確實有像男主角一樣的公民,做很多工作、打很多沒有保障的工,電影中許多演員都是真實的:真實的社工、真實的工人、真實的國會助理...等,就因為他們的『真實』,表現出結構冷冽的真切,更使人難過並檢討『體制』與『生活』的疏離。

 

『一切都依規定辦理』是在台灣社會中多熟悉而又多無情的一句話,更殘酷且嚇人的是我們已經習慣在面對體制的不合理時,接受『依法行政』的推托,這麼敘述或許有些不公平,畢竟即便我們不接受,但似乎也無能為力。小市民在殘酷的國家機器面前是多麼手足無措,在本片中展露無疑。片中男主角沒念什麼書,只知道公務員指示什麼他就做什麼,於是從高雄到台北,再從台北返高雄,又再次前往台北時,他感到極度失望,沒有人做錯任何事,但是制度就是這樣。

 

當苦民所苦的公務人員一再的重複:『一切依規定辦理』,似乎阻斷了一切的可行性,程序與行政是公務員的專業,一般民眾究竟該循何種方式去做理解?制度不見得是對的,他通常都是由不學無術而貪瀆的政治人物所訂立,對這些人擬定的規則毫無質疑,實際上也無法協助求援無門的人,如何稱得上服務人民?男主角最後選擇在台北市的鬧區自殺縱然是愚行,不過是被誰逼迫的?

 

陳文彬在座談上也提到,當初『不能沒有你』一片欲爭取高雄城市印象的經費,然評選委員一度猶豫,認為該片的悲情似乎無法達到『宣傳高雄』之用意,而高雄市勞工局局長鍾孔炤則力排眾議,認為今日的高雄形象絕非一蹴可幾,而是憑藉勞工朋友的辛苦打拼,『不能沒有你』表現出底層勞動者的無奈與艱苦,是不被看見的城市面貌,但卻是最貼近高雄的畫面。因為鍾局長深刻的表達,使得電影成功申請到經費。

 

『不能沒有你』引發社會討論,使我聯想到同樣引發國片熱潮的『海角七號』,片中都有女孩站在岸邊遙望等著什麼的背影,然而小島友子等待的是死別,幾多年後才收到死去的情人稍來的信息,但『不能沒有你』的妹仔等待的是許久不見的爸爸,盼望能一起生活的父親。『海角七號』在歡愉熱鬧的片段中蘊藏傷心的過去,而『不能沒有你』則是在黑白的投射中潛藏著希望。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