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產業總工會 -- 線上讀書會:帶你深刻體驗社會底層的貧困
正在加載......
X
 
會員帳號 :
會員密碼 :
忘記密碼    加入會員
線上讀書會:帶你深刻體驗社會底層的貧困

【線上讀書會】

《我在底層的生活》帶你深刻體驗社會底層的貧困

文:薛舜文(全國產業總工會社運部)

 

本期閱讀書籍

書名:《我在底層的生活:當專欄作家化身為女服務生》

作者:芭芭拉.艾倫瑞克  Barbara Ehrenreich

譯者:林家瑄

出版社:左岸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0/10/01

 

 

 

  此書作者是曾經撰寫時代雜誌專欄的細胞生物學博Barbara Ehrenreich ,在其隱瞞實際的學經歷、終止一切資源,並親身體驗低薪勞動工作之後,所發表的報告書,作者從1998年春天至2000夏天進行「臥底」研究,並將其所經歷的事件細細記錄下來,此書於2001年引發全美熱烈關注與迴響,然台灣於今年(2010)才翻譯該系列報導作品,而文中所指稱的貧富差距、房價飆升、勞動剝削,以及勞動貧窮等問題,卻都跨越了時間、空間的隔閡,在在貼和台灣目前的狀況。

 

如果你想了解一個階級,最快的方式就是加入他們。」於是作者決定在60捨棄正常生活,去從事工時長而低薪的勞動工作,一開始閱讀我首先質疑作者「從來不是貧困階級」,兩年的體驗要如何陳述貧窮的際遇和困境?但我佩服作者的勇氣,在閱讀的過程中憑藉作者細膩的分析和描述,而別具況味,文字呈現的無力感以及生活的膠著,總有非常熟悉但也無奈的感受。

 

在一個自由社會中,不可諱言的,大部分的發言權與決定權都把持在知識分子或是資產家的手中,即便再怎麼宣稱左派,也是站在相當的高度,以理論作為基礎來發聲,真正的藍領階級幾乎是消失且沉默的一群。他們可能沒有組織動員的能力,就算有,這些為了生活汲汲營營的人們也想必將時間投注在賺錢維繫生活,而非花時間在批判社會結構出了問題的論述上。筆者月薪三萬餘元,在台北餓不死卻也無法存下大筆積蓄,可以坐在電腦前發表對於時事、對於閱讀的心得感想,雖然「勞工」的身分不容懷疑,但對藍領勞動階級的生活也確實出於某種「想像力」,或是根據片面的報導和陳述(真正耗費勞力以換取薪資的勞工不會有閒功夫上網的),但我想我比一般大眾了解多一些,因為我看了不少「紀錄片」,也在開會或社運的場合實際接觸到底層勞動的圖像。

 

富人的奢華和排場,比起窮人的困窘難堪來得有趣多了,報章媒體讓我們很清楚的知道時尚、奢華,或是任何頂級的消費和生活,對於貧窮的圖像卻很少大張旗鼓、鉅細靡遺的陳述中產階級以下的生活器具和用品。富人的生活似乎「理應如此」且不容置喙,而窮人得到的除了一點同情之外,還若有似無的背負「你不夠努力」以及「引發社會問題」的罪名。前陣子討論的社會住宅在選舉之後不了了之,因為公平正義和均富的社會僅是選前的口號,選票對政黨來說似乎是一種有價證券,選後拋諸天外,則是為了維繫既得利益者的權益,擔憂社會住宅「拉低精華區的房價和水平」,所以窮人沒地方住不會是政府的問題,擁有豪宅的帝寶人生才是應該看重和維護的「社會觀感」。

 

「沒有準備個一千萬是沒辦法在台北買房子的。」馬英九如是說,重點是「一千萬」。

 

在網路上討論「越工作越窮」的論壇中,明顯的分為正反雙方,一方認為貧富差距拉大,國民對於生活感到沒有信心,似乎再怎麼努力也只能領固定的死薪水,感受不到經濟復甦,也表示就算經濟成長率提高,對於一般受薪階級也沒有實際上的改變;另一方則是否決「越工作越窮」的說法,認為貧困的生活不得不忽視個人因素,比方懶散、不夠努力、草莓族等,並且舉出王永慶白手起家的例子,甚至有網友表示:我對人生的結論:『只有沒腦子和懶惰蟲才會貧窮』,我父母就是,一個懶惰,一個沒大腦。每次我看到那些賣口香糖、賣衛生紙的殘障人士,我都很想跟他們說:為什麼不賣大家都需要的東西呢?本錢已經有了啊!只要動動腦就好了。

 

真理並不會在網路上越辯越明,只是更加壁壘分明的堅持己見。

 

這本書深刻的描述美國貧窮的現況,就如同湯淺誠「反貧困」一書中談及的日本貧窮議題,窮人的問題不在個人特質,而是整個社會結構迫使窮人再怎麼努力都難以翻身。事實上,大部分的勞動階級都不懶惰,也沒有酗酒、沉迷毒品或賭博等問題,而是福利制度和薪資結構致使貧困不斷循環,為了維繫生活,則必須不停的工作,所獲得的薪資卻僅能負擔基本生活支出,無閒餘的金錢可做其他投資或消費,而資產越少,表示你能選擇的路徑越少,無論食衣住行都只有劣等的選擇,長期下來都連帶影響了健康、自我價值感的低迷。

 

比方作者一開始很無法理解,為什麼她的同事寧願選擇一天租金40-60美元的旅社,而不去找一個月400美金的出租公寓;或是天天外食,而不明白自己開伙一次也許能吃一星期的道理?

 

感覺起來貧窮之所以貧窮不是沒有道理,因為他們不會規劃和計算,但是,如果有些條件從一開始就不一樣,要怎麼用同樣的標準要求?從上述的質疑來說,她的同事根本不可能付得起一般公寓的高額押金,或是一次拿出400美元來付一個月的房租,因此只能選擇按日付款的旅社;而這群人根本沒有錢買齊鍋子廚具,更遑論他們住的屋子有沒有冰箱?有沒有穩定的瓦斯?或是一天兩份重度勞力的工作回家後,到底有沒有餘力自己煮食?

 

作者Barbara Ehrenreich 深刻的體驗了所謂社會底層的生活,然而她與貧困的勞動者最大的不同是,她永遠都有抽身的機會。

 

馬克思「資本論」中的悲慘世界一直存在,號稱自由民主且富庶的美利堅,有上千萬人被迫支領最低時薪(那台灣呢?),因為貧窮而長期住在車子中,甚至必須付出更多費用承租廉價旅舍,而長期從事過重的勞動壓迫健康,還得身兼兩份以上的差事,但依然窮到只能食用少量且不健康的垃圾食物,活下去成為艱難的戰鬥,也休想有保險或是退休福利等保障。

 

無法擺脫貧窮,與懶散無關,而是經濟制度設計了一套可以成功壓榨勞動力的卑劣機制,使資本家(協同政府)剝削社會底層的勞動者,好為社會的中產階級進行服務。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