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產業總工會 -- 線上讀書會:貧困是舉世皆然的問題,沒有左派右派之分
正在加載......
X
 
會員帳號 :
會員密碼 :
忘記密碼    加入會員
線上讀書會:貧困是舉世皆然的問題,沒有左派右派之分

【線上讀書會】

貧困是舉世皆然的問題,沒有左派右派之分

 

文:薛舜文(全國產業總工會社運部)

 

本期閱讀書籍

書名:反貧困:逃出溜滑梯的社會

作者:湯淺

譯者:蕭秋梅

出版發行:早安財經文化有限公司

初版一刷:201010

 

 

 

我們未必貧窮,但卻都有滿滿的貧困感。

 

本書直指核心的談及「看不見」的貧困,認為貧困之所以會是一個越加深鉅的問題,在於我們習慣將貧困視為一種個人的現象,而非集體的主張,自然而然鬆脫了社會、國家應當為貧困這個現象負起責任。

 

該書作者湯淺誠長期投入社會運動,關心貧窮、失業等議題,而為人所知的,即是其在日本東京日比谷公園舉辦「派遣村」活動,提供飲食、衣物給露宿街頭的大批失業人士,引發日本社會對貧窮議題的討論,也正視派遣勞動所衍生的問題。這群人明明有工作,甚至每天加班超過5個小時,卻依然過著捉襟見肘的生活,而社會支持網、福利安全網的破碎無法支撐越來越多的貧窮人民,反將貧窮的責任個人化,認為人生應當由個體自行負責,這樣的說法認為政府和社會沒有責任有失公允。

 

認為政府、社會應當負責並非表示個人可以排拒於人生安排之外,而是社會導致個人陷入貧困的結構性因素不得不予理會。作者提出了「溜滑梯社會」的理論,係指國家對人民的保障越少,而以經濟開發為首要條件時,勞動力轉而為商品,勞工在投資勞動力的同時也喪失人格,沒有尊嚴的異化工作型態得到的是更多的無價值感,而市場取向的競爭並不是「努力就會有收獲」,往往一不小心失敗就萬劫不復,而社會安全網無法發揮其功能,導致個體可以輕易的滑落到社會底層。書中提及溜滑梯社會在落入貧窮的過程中,存在著「五種排拒」。

 

第一重,是教育的排拒。教育不再是個體能在社會中垂直移動的工具,往往上一世代的貧窮,會致使下個世代擁有較少的教育資源,而導致貧窮的代間循環,反之,富裕者則能提供優渥的教育環境給孩子,而孩子在接受更多的外在學習刺激,能「想當然耳」的有較高的教育程度。

 

第二重,是企業福利的排拒。非正式的工作,造成勞工薪資低、就業不穩定,也可能因此而無法加入保險,失業時就會陷入另一個惡性循環;若不是被排拒在就業安全網之外,就是雖然處於雇用關係下,但是依然沒有相當的保障。

 

第三重,親屬協助的排拒。貧窮的循環,可能使個體既無法得到父母的援助,也可能無法仰賴子女。

 

第四重,公家福利層面的排拒。政府為了抑制道德上的風險,擔心社會福利的濫發,因此使得申請相關輔助的行政程序困難重重,不僅日本行政體系慣於推托拒絕,台灣的公務系統又何嘗不是如此?前幾年引發討論的國片「不能沒有你」,即是反省我國層層疊疊的「依法行政」卻無法確實提供人民協助的現象。

 

第五重,自我層面的排拒。遭遇多重社會排拒之後,個體的無價值感益發壯大,當我們忽略社會結構導致貧窮的關鍵,而將貧困視為個人的問題,個體內化這樣的觀點,認為「都是我不好、我太差勁了」,那麼將無法維護尊嚴、妄自菲薄並持續沮喪。要避免情緒崩潰,就要自我控制這樣的怨懟感,如此一來,則必須想辦法和社會妥協,但社會的結構既存,並沒有要接納個體的打算。

 

日本自殺人口已經連續九年超過三萬人,書中也提及,在留有遺書的10466人當中,有將近百分之三十的人表示自殺原因是因為「經濟、生活」。而同樣的狀況在台灣也不陌生,自1997年至今2010年,「自殺」都名列國人十大死因,另外,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統計,每年都有超過100萬人是因自殺而死亡,而在2007年全球經濟風暴時,自殺率更是大為提昇。

 

「不管什麼理由,都不應該自殺」、「只要活著就有希望」這類話語朗朗上口,大家都會說,然而,就是因為看不到「希望」才做出尋短的決定,假設不去思考其中緊扣的關聯性,無論複誦多少次「活著就有希望」,依然無濟於事。這讓我想到我的小叔叔,前年過年之後,在九份的偏遠山區找到他的遺體,將長長的水管接引汽車排氣管,以膠帶固定在駕駛座窗戶,並封死車窗後孤獨的死亡,發現時已經過世2日以上,留有遺書對世界說抱歉。

 

小叔叔和我在小時候很親密,在我長大之後逐漸不熟稔,並非有什麼過節,而是親戚之間往往自然而然的疏離起來,變成僅有過年過節才會見面的交情(當然見面時還是會說笑聊天,彌補一年的生疏)。小叔叔的工作一直不順利,是個很好的人,但似乎有點社交障礙,難以和工作伙伴相處得宜,後來索性自己開業,經營一間小餐館,印象中新聞媒體有報導,生意也不錯,但後來又因為投資的錢遭合夥的朋友捲款而逃,轉而開始負債(可能是因為朋友不多,對於幾個好朋友就處於全然信任的態度),信用破產導致再進入職場工作有相當難處,而有房產也使其無法申請什麼補助,於是鎮日賦閒在家、委靡不振,而慘遭朋友背叛的傷害更使小叔叔難以信任所有人,變得難以親近,從他口中說出的玩笑話,也似乎尖銳傷人;在這樣的狀況下,原本要籌備的婚事暫緩,其實也沒有多餘的錢準備婚禮,加上小叔叔的個性益加古怪,未婚妻也在此時求去,不久後,我的奶奶,也就是小叔叔的母親過世。

 

多重的打擊使得我的小叔叔嚴重封閉自己,家人也曾提供協助,但是小叔叔的狀況並非提供金錢度日即可,後來他拒絕任何協助,因為他認為親友「瞧不起他」。然後,他就殺死自己了。

 

這該怎麼辦呢?

 

上述一切的問題,都不僅僅是我小叔叔「個人」的問題,他莫可奈何的陷入貧窮,並且一路跌到谷底,以死亡作結,無力可回天。他的遺書寫著抱歉,但讓人難過的是,其實他並沒有對不起誰,生者的傷心並不是死者的責任,仔細想想,其實是生者沒有力量拉扯死者的生命。

 

書中的世界,是日本的世界,但我總覺得距離台灣沒有太遙遠。在日本,也存在類似我小叔叔這樣的悲涼人物,在多重困境中苟延殘喘,假設他們有足夠的資源,就可以解決多重的問題,但是身處貧困狀態的他們,即使想處理也力不從心。書中有些個案,只要失業就立刻付不出房租,然後麻煩接踵而至,使貧困者更是進退維谷。作者分析,既然問題相互關連、相互糾纏,那麼就應該把問題切割開來,例如多重債務問題、單親媽媽問題、兼職勞工問題、社會救助問題等,但是作者也強調,這麼做是為了明快解決問題本身,並非簡化這複雜的貧困因素。

 

貧困,並非自己的責任而已,貧困是一種對政治和社會的質疑。我們希望創造一個有力量的社會,這個社會可以維繫每個人的尊嚴,並且有足夠的力量接納質疑,並且能夠正面迎擊,假設不小心跌倒了,就永遠站不起來,那麼這樣的社會還能有什麼希望?

 

最後,謹以書中的一句話作結:沒有「殘障」的人,只有「殘障」的社會。而你我都是整個社會的一份子,每個貧困現象的產生,你我都是幫凶。

 

 

 

內容試讀(網站: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483381

 

作者介紹

湯淺

1969年生,東京大學大學院法學政治學研究科博士課程學分修畢。長期投入社會運動,關心貧窮、失業等議題。
1995
年開始協助遊民運動。2001年起,協助的對象不再限於遊民,所有淪落貧困狀態的人,都是提供協助的對象。擔任志工團體「反貧困網」事務局長、NPO法人自立生活支援中心「繫舟」事務局長等。
2008
12月底,在東京日比谷公園舉辦「派遣村」活動並擔任村長,提供飲食和衣物給露宿街頭的大批失業者。透過媒體的大幅報導,引發日本社會對貧窮問題的關心,也讓湯淺誠成了貧窮、弱勢族群的代言人。他探討貧困問題的著作《反貧困》一出版,便震撼了整個日本社會,並榮獲「大佛次郎論壇賞」、「平和協同新聞基金賞」等多項大獎。
2009
年,民主黨贏得政權後,延攬湯淺誠入閣擔任參與,為日本政府擬定失業、雇用對策提供建言。
著作:《你也可以!給真的束手無策者的生活扶助申請手冊》(あなたにもできる!本当に困った人のための生活保護申請マニュアル)(同文館出版)、《貧困襲來》(山吹書店)等等。


 




gotop